主题阅读,超越教材

主题阅读,超越教材

——读刘宪华寻找语文的生命之源——“主题阅读”再思考》后的反思

    

    2009年,我去兰州听课,有幸亲身感受了特级教师,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副校长(现在好像是校长)窦桂梅老师的风采。坐在听众席上的我,第一次感受了全国教育专家的无穷魅力。当时距离太远,对她的庐山真面目看得不是很真切。但当她那极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出来时,喧闹嘈杂的会场顿时雅雀无声。所有的老师都被感染了。她上的是《我的爸爸叫焦尼》。毫无疑问的,课后她的报告依然震撼了全场。

   现在想来,当时懵懵懂懂的我,记住最多的还是她报告中提到的“回到教学的原点,朝向伟大的事物”、”主题阅读”、“学好教材,又要超越教材;立足课堂,又要超越课堂;尊重教师,又要超越教师。”几个关键词。我相信她是贡献了她的全部智慧的。

   无独有偶。几年后的今天,我在《人民教育》网上,读到了一篇广东深圳刘宪华老师的《寻找语文的生命之源——“主题阅读”再思考》(《人民教育》2009年第7期)文章。我不知道该文的作者认不认识窦桂梅,但他们的经验与实践竟是那么的高度契合。也许,这正是教育教学中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天南海北,你不知我,我不识你的我们,从事的竟是这么有趣的事业。

   这篇文章(说准确点应该是案例中提到这这种做法),是对窦老师“主题阅读”、“三个超越”的最好印证。我相信,她们的学生一定是非常幸福的。

   一直以来,在新课改浪潮中艰难划行的我们,对语文教学的高耗低效是束手无策的,对语文教学的营养不良贫血病是无可奈何的。原因就是,我们只是教书“匠”,而不是教书“将”。我们照本宣科,不知道去钻研教材,不敢去超越教材,丰富教材。只片面的以为,把“语文书”教好,就是把语文教好。

   一直以来,被“一张卷子”牵着牛鼻子,按照基础知识、阅读理解、习作的老步伐前行。我们误了多少子弟而不自知。

   文中的关键词是“一主两翼”。“一主”,就是以人教版教材为主体;“两翼”,一翼是与教材单元主题配套的校本教材《新语文主题阅读》;另一翼是与教材单元主题配套的校本教材《主题式·经典诵读》。此外,她们还研究了与之相适应的一套教学法,即“批注式阅读”和“主题式诵读”

   今夜,睡得很迟,但不虚此“行”。

附原文链接:http://www.rmjy.com.cn/jiaoxue/201004/t20100401_350679.html